工业锈带变成了生活秀带(人民眼·城市有机更新)-武则天怎么死的

工业锈带变成了生活秀带(人民眼·城市有机更新) 时间:2020年05月29日 16:29:11

工业锈带变成了生活秀带(人民眼·城市有机更新)

从秦皇岛路码头至定海路桥的杨浦滨江南段地区城市设计与控制性详细规划,2010年启动编制。从面向国际征集方案,到由同济大学立项调研形成政策建议,再到征询专家、当地企业与居民意见等,经过3年数十轮反复修改完善,规划终于在2013年8月敲定。

校园就在杨浦区内的复旦大学和同济大学,先后接受委托开展杨树浦工业带建筑和人文历史调研。同济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郑时龄、常青等知名教授带领团队走访过很多厂房和厂区,对建筑物的年代、用料、功能等物理质量和风貌质量开展评估。

留住城市记忆强调历史文脉的传承、历史格局的延续、工业遗存的保留,让人们记得住城市历史,成为杨浦滨江改造的基调

“从没想过,在黄浦江边工作了一辈子,老了老了,还能在这么美的地方散步。更没想到,老厂房会成为景点,时尚又有生活气息。”老人历尽沧桑,见证巨变。

资料图片引子海鸥、江水、蓝天、花朵、草树,可以坐卧又毫不突兀的木椅长凳,巨大的厂房和高耸的塔吊,浦东陆家嘴的摩天楼与影影绰绰的外滩……新与旧、城市的人文与自然、百年沧桑与摩登时尚,在这里相互交织、相得益彰。

1883年落成的杨树浦水厂,是此次滨江公共空间贯通的一大难点。时至今日,这座百年水厂仍在生产,为近300万市民供水。水厂安全牵涉千家万户,而滨江贯通后,行人走到厂区周边,给制水安全带来隐患。但杨浦滨江岸线的贯通,又须从水厂经过。

两位白发苍苍的退休工人,趴在滨江岸线防汛墙上,看着当年上海船厂的设备设施,交谈着:“我在这里工作过,老早以前是这个样子的……”——每每回想起这一幕,全程参与滨江岸线规划建设的左卫东就不禁感慨:“群众的口碑,就是最好的赞美。”

共享生活秀带活化利用工业遗存,呈现一段有历史厚度、有城市温度、有社区活力的滨水公共空间,真正还江于民

这样的故事不胜枚举。有时为了留住一堵残墙、一座不起眼的水泥小屋、一个码头系缆墩,设计和建设团队都不惜气力,反复尝试。

行走滨江,这样的群众参与在一丝不苟的细节设计里体现:为连接不同的码头,让人在行走中可以直观看到黄浦江水的潮涨潮落,滨江岸线不少路面都铺设了钢格栅。这小小的格栅曾引发不少讨论:格栅做得宽,行走时会卡住鞋跟;做密了,又达不到亲水效果。多大才合适?团队人员穿上高跟鞋反复测试,行走体验。“雨水花园”景观建好后,有群众反映座椅前的格栅孔隙太大,容易造成手机掉落。管理团队连夜整改,在格栅下安装了一层孔隙更密的铁网。

“2002年,杨浦滨江吹响了转型开发的号角。”上海杨浦滨江投资开发有限公司董事长左卫东回忆。

杨浦滨江所在的杨树浦工业区,是上海近代最大的能源供给和工业基地,创造了中国工业史上多项“工业之最”,被誉为“中国近代工业文明长廊”。说起这里的历史,黄宝妹如数家珍:新中国成立后,杨浦滨江企业密集,码头、厂房、仓库沿江而立,工业产值曾一度占到上海的1/4,产业工人超过60万人。众多国货名牌诞生于此,上海的城市供水、供电、供气等功能性项目也聚集于此。

《 人民日报 》( 2020年05月29日 13 版)

而在设计之初,围绕种花还是种草,各方意见不一。最终,在2017年率先贯通开放的杨浦大桥以西2.8公里滨江段公共空间,几种关于花草种植的意见都得到采纳,进行试验。那段日子,设计师郭怡妦时常到滨江岸线蹲守,观察不同植物的生长,聆听来往群众对绿化设计的想法,最终发现,那些不经雕琢的自然野趣最受欢迎。

同济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建筑系副主任章明是杨浦滨江岸线南段总设计师,在他看来,岸线改造的具体思路可以概括为“锚固”与“游离”。“锚固”,就是想方设法把一些原本属于这个空间的东西固定下来,留住城市历史文化记忆的根和魂;“游离”,则是从设计细节出发对旧工业场地重新观照,呼应现实生活。

工业锈带变成了生活秀带(人民眼·城市有机更新)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城市是人民的城市,人民城市为人民。无论是城市规划还是城市建设,无论是新城区建设还是老城区改造,都要坚持以人民为中心,聚焦人民群众的需求,合理安排生产、生活、生态空间,走内涵式、集约型、绿色化的高质量发展路子,努力创造宜业、宜居、宜乐、宜游的良好环境,让人民有更多获得感,为人民创造更加幸福的美好生活。

而这背后,除了经常遭遇撞头,建筑师张斌还感受到集体智慧碰撞的“头脑风暴”,“这里几乎每一寸空间都经过精心设计,有来自海内外优秀设计师的同场竞技,不同理念碰撞,也有施工过程中的几经磨合,反复推敲”。

江水悠悠,斜晖脉脉。“你看这么秀丽的黄浦江景,哪里会想到,这里曾经荒草丛生、锈迹斑斑?”89岁的黄宝妹,平生最爱这江畔风光。当年她所在的上海市国棉十七厂,就在杨浦滨江。上世纪50年代,这位全国纺织战线上的著名劳模,亲身主演谢晋导演的电影《黄宝妹》。

强调历史文脉的传承、历史格局的延续、工业遗存的保留,让人们记得住城市历史,成为杨浦滨江改造的基调。经过一次次调研摸底,66幢工业遗存被一一保留下来,总面积超过26万平方米。不只是建于1913年的杨树浦电厂、1883年落成的中国第一座现代化水厂杨树浦水厂、建于1934年的杨树浦煤气厂等保存完好的工业遗存,还有单看外表已显得破败不堪的工业建筑。

从工业锈带到生活秀带,杨浦滨江是怎么做到的?对推进城市有机更新带来怎样的启示?

“我们要做的是‘功能调整新发展,还江于民全共享’,强调大开放,而不是大开发,改造策略是‘有限介入、低冲击开发’。”2019年11月,时任杨浦区委书记李跃旗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

资料图片上海杨浦滨江岸线老码头上的巨型塔吊被改装成景观装置。

那时的杨浦滨江有多繁忙?“上下班高峰时,杨树浦路的公交车都挤得关不上门,要有专人帮忙推一把,通知司机可以开车了。路两边有很多餐饮店,夜班下班,依然灯火通明。”

上海杨树浦水厂栈桥。

杨浦滨江位于黄浦江岸线东端,被称作上海滨水“东大门”。2017年12月,杨浦大桥以西的2.8公里滨江段公共空间对外开放;2019年9月底,杨浦大桥以东2.7公里岸线贯通亮相。

谈起与杨浦滨江岸线的重新相遇,上世纪90年代末从原上海第一毛条厂转岗社区居委会工作的董德娥印象深刻:“岸线开放第一天,我就特意跑来了,和以前又脏又乱的样子完全不同,像‘雨水花园’那里,绿化做得像自然长的野草,钢桥板上镂空刻着我们毛条厂的历史,那样熟悉,那么亲切……”

这是上海制皂厂旧址,建筑师们在狭小的管道空间里施工作业,将工厂的污水处理池改造成了充满想象的“皂梦空间”:人们可以在半地下的咖啡馆里“坐井观天”,在纵横交错的圆筒状大型输送管道中间享用“肥皂蛋糕”,再通过这些管道去往与肥皂主题有关的博物馆,参加制皂体验活动,也可以在楼顶花园吹着江风闲坐聊天。

秉持工匠精神在“锚固”与“游离”之间,审慎、巧妙地进行加减法设计,既留住工业时代的“锈色肌理”,也呼应新时代美好生活

溯源工业锈带创造过工业辉煌、作出过巨大贡献的杨浦滨江,伴随城市转型发展、产业结构调整,工业重镇长出刺眼的“锈斑”

杨浦滨江岸线的改造建设,精细程度不亚于一场考古发掘。

在10多年前的上海,尤其是工业企业集中的杨浦区,不少基础设施陈旧,旧房改造任务重,从老工业区向创新型城区转型压力大。在“黄金水岸”边拆旧换新、建高楼大厦,投入少见效快,自会让人心动。

用时逾15年,至2017年底,黄浦江两岸从杨浦大桥至徐浦大桥45公里岸线公共空间,终于全部贯通并向公众开放。

2019年11月2日,习近平总书记在上海调研时,来到杨浦区滨江公共空间杨树浦水厂滨江段,结合视频和多媒体演示听取黄浦江两岸核心区45公里公共空间贯通工程基本情况和杨浦滨江公共空间建设情况汇报。近年来,上海市推动黄浦江两岸贯通及滨江岸线转型工作,杨浦滨江逐渐从以工厂仓库为主的生产岸线转型为以公园绿地为主的生活岸线、生态岸线、景观岸线,昔日的工业锈带变成了生活秀带,为上海增添了一道靓丽的风景线。总书记对杨浦区科学改造滨江空间、打造群众公共休闲活动场所的做法表示肯定。

“在杨浦滨江的建设、改造中,管理者、建设者、普通群众置身同一话语层面,享有同等的表达意见的权利。我们始终从群众的切身感受出发,聚焦群众需求,坚持以人民为中心。”谢坚钢说。

在杨浦滨江改造过程中,居住在周边的不少老工人热切地关注着,忍不住忆当年、说典故、提建议。滨江景观带贯通开放,他们便是忠实的观光客,也是自豪的主人翁。驻足闲聊,他们会争相说起滨江岸线的改造转型带给他们的获得感。

如今,年近九旬的黄宝妹依然闲不住,时常应邀与杨浦滨江周边的社区党员群众交流谈心,“讲讲自己的初心故事,说说老滨江的发展变迁,希望更多的年轻人能了解我们当年走过的路,打拼更加美好的未来”。

到了上世纪90年代,伴随城市转型发展,产业结构调整,杨浦滨江不少老厂纷纷关停,一大批纺织等劳动密集型企业向其他地区转移,产业工人由高峰时的60万人降至6万人。一座座工厂大门紧闭,荒草丛生,被废弃的厂房、机器设备锈迹斑斑。

那时的杨浦滨江是何景象?“一家家工厂,沿江边形成宽窄不一的条带状分布,城市生活被阻隔在距黄浦江半公里开外的地方。除码头工人装卸原料和产品,我们在车间工作,也是‘临江不见江’。”

那是一家锅炉厂留下的老仓库,房子外立面水泥砂浆已经变黄,满墙层层叠叠的爬山虎,满是岁月的斑驳、厚重。建筑师刘宇扬一见倾心,待到掀掉屋顶,阴暗的老仓库内洒进阳光,又发现“新大陆”:因多年荒废,老仓库里长出很高的杂草,但斑驳的内墙上仍保留着或横或竖的构筑物,几经修复的痕迹清晰可见。置身其中,仿佛能看到数十年前这里热火朝天的生产场面。

行走杨浦滨江,这样的加减法设计,这样将历史与当下巧妙融合的锚固、游离,俯拾皆是:以往输送水电的管道被设计成路灯,形成独具特色的水管灯序列;防汛墙大都自然地隐藏于绿坡之下,有些地方却又显露出它的斑驳墙面和厚重墙体,唤起潮汛来袭的记忆;一座座不同时期建设的码头,中间的缝隙并不填平,只是简单搭了钢栈桥连通路径,走在上面,可以感受到不同码头空间的变化、江水的湿气……

彼时,黄宝妹所在的原上海市国棉十七厂,迁至苏北地区。“那时看着一家家荒弃的厂房,当年在车间的情形,仿佛就在昨天。”黄宝妹心有戚戚:这条霸住“一线江景”的传统工业锈带,这些体量庞大却远不像上海外滩与南京路的商业大楼或花园洋房般精致的车间、仓库、码头,以及形制各异的生产设施遗存,何去何从?

那一年,上海启动黄浦江两岸综合开发,并将其上升为全市重大战略。也是在那一年,上海赢得2010年世界博览会主办权,世博会选址黄浦江畔,江岸沿线原有的仓库、工厂纷纷迁出,留下的工业遗存如何利用,成为上海城市建设开发中面临的新课题。

为再现岸线观景平台栏杆的“锈迹斑驳”,建设团队花了半年时间:先是用各色油漆调色,试验后发现效果不理想;尝试在天然生锈的栏杆上包裹外漆,结果铁锈氧化、锈蚀,既不美观又影响到栏杆的耐久性;找来专业公司帮忙,试用多种油漆,都未能达到理想中“锈”与“不锈”的平衡点……直到最后,他们想到在油漆中掺加锈粉,刷漆后静置到锈粉彻底氧化,再用外漆罩住的办法,才有了今天沉稳耐看的“滨江锈色”。

通过全方位调查,梳理出有价值的建筑物、构筑物,一些此前不为人熟悉的老建筑,比如建于1927年的毛麻仓库、1913年的明华糖厂、1927年的永安栈房……甚至原上海第一毛条厂和原上海船厂周边的几棵古树,都被列入“附加保护清单”。

这里是上海杨浦滨江——百余年前,曾是中国近代工业文明的重要发源地;40年前,曾是机器轰鸣、装卸繁忙的大型国营企业集聚地;如今,这里是摄影爱好者喜爱的取景地,时尚一族常晒的“网红打卡地”,运动达人慢跑、打球的健身场,父母带着孩子玩耍的游乐园,朋友们漫步聊天的约会处,老人们抚今追昔、感慨巨变的怀旧地……

“杨浦滨江公共空间建设,如同经历了一场考古发掘与修复。”上海杨树浦置业公司景观建设项目负责人章琳琳感慨。

杨浦滨江岸线约12万平方米的新建公共绿地,有各类乔木、灌木近百种,总数超过30万株。还有连片的草甸、不规则生长的野花。从“四季花海”到“草长莺飞”,这里不乏整体蓝白色系的绿化设计,也有与城市统一景观绿化不同的自然野趣。

这些年,杨浦滨江要吸引哪些项目、产业,因时因势而异,有时强调建设中央商贸区,有时偏重时尚、设计或文化、休闲等产业,有时则强调创建智慧园区、科技创新区。但在将滨江一线打造成开放公共空间、保护近代工业文明历史遗产方面,则始终一致。

猫着腰,弓着身,头戴安全帽,逼仄的空间里,一阵“叮叮咣咣”,时而传来“咚”的一声,“又撞头了!”

如今,再见“两堵墙”,着实让人惊羡:新建横向钢结构与原有仓库结构、红砖墙体共存,爬山虎攀爬的旧痕与新生藤蔓同生,形成了内与外、景观与活动、历史感与未来感的融合。这处颇受景观设计师推崇的“共生构架”,已成为不少市民休闲散步、摄影“打卡”以及举办市集、展览的好去处。

怎么办?设身处地为群众着想,水厂和设计、建设团队煞费心思,先后提出十几种方案。最终,水厂将源水管向内移动5米,建设团队在距离厂区3.5米的江面架起一座500多米长的亲水栈桥。从桥面到长椅、遮阳亭等,都由方正厚实的木檩条搭成,市民可近距离欣赏古老的水厂建筑:中世纪哥特式古堡风格、由红砖镶砌外墙面的厂房建筑群落,古色古香。

“一定要留住它们!”建筑设计团队达成共识。然而,出于安全考虑墙体需整体加固,建加固墙会影响内墙面保护;采用包钢加固的方法,又会破坏外墙面原有的爬山虎。为此,团队反复探讨各种方案的可行性,最终确定了包钢加固、原生爬山虎再培育的思路,成功保留住两堵墙面。

但专家和城市管理者达成了共识:杨浦滨江最大亮点与最独特优势,就是工业遗存。“在杨浦滨江段,留下了大量工业遗存,有不少文物保护单位,其中包括作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杨树浦水厂,以及一批市级文物保护单位。我们要尽可能地把这些历史文化遗存原汁原味地保留下来。”杨浦区委书记谢坚钢说。

能想象吗?历时半年,设计师和施工团队反复讨论、验证,只为保住两堵墙面、一墙爬山虎。

扳着指头,黄宝妹数起当年沿黄浦江排开的一家家工厂及其由来:“我们国棉十七厂以前是裕丰纱厂,往东是定海路桥,有亚细亚火油公司仓库,西面是杨树浦发电厂……”

上海市黄浦江杨浦段滨江综合开发指挥部办公室常务副主任刘安说,对于66幢工业遗存,实行“一幢历史建筑,一个修缮方案,一套修缮策略”,充分查阅每一幢房子的历史档案,然后对照现场的具体情况,“每一次设计前我们都委托第三方,对房屋现状实施勘探、勘察,再委托多家设计单位分析,经过比选吸纳各个方案的长处。”

原上海市国棉十七厂,极有特色的锯齿状老厂房,如今被改建成上海国际时尚中心。在这里,仍可见当年的红砖厂房,能触摸到老上海工业文明的历史年轮。偶尔,黄宝妹会回到工作40多年的老厂房,和老朋友们聚会聊天,重温旧日时光,说说当下的好日子。

从太湖流域田野出发的黄浦江,自西南向东北斜穿上海。全长114公里的河道中,一大半都在中心城区,在上海核心地带呈“S”形蜿蜒盘桓,串连着这座城市的经济重地和人口密集地带。

漫步于杨浦滨江的工业遗存博览带,“老滨江”黄宝妹时常感怀不已。从旧上海时期的白班夜班连轴转,什么苦头都吃,到新中国成立后奋斗打拼,成为全国劳模;从退休后看着那一江“锈带”暗自伤怀,到如今一家人四世同堂、毗邻江景“秀带”幸福生活,“作为土生土长的上海人,我很自豪,有幸见证这里几十年来的沧桑巨变!”

那是1944年,13岁的黄宝妹听闻上海杨树浦路的裕丰纱厂招童工,半夜搭小舢板横渡黄浦江,摸黑上岸进厂应聘。从此,她的生活就被“锚固”在了杨浦滨江。

个人专栏


  • NTS被列为假信息源

    (早报讯)指责我国政府透过假信息法令打压言论的面簿网页“National Times Singapore”(简称NTS),工业锈带变成了生活秀带(人民眼·城市有机更新)今天起被官方列为假信息源。 通讯及新闻部昨晚发文告指出,通讯及新闻部长易华仁透过防止网络假信息和网络操纵法令(POFMA),公告NTS为假信息源(Declared Online Location)。公告今天生效。 文告指出,NTS于本月15日发表的一篇贴文中散播多个虚假消息,而POFMA办事处已针对其中至少三个发出更正指示。 NTS是由移民澳大利亚的陈智祥经营,他也是时政网站Singapore States Times的主编。由于多次散播虚假消息,且屡次不理更正指示,他管理的三个网站面簿页和个人面簿页,均在过去四个月被列为假消息源,其中一个更已被令屏蔽。 文告说:“最近几个月来,陈智祥创建和经营的面簿页面,试图以牺牲新加坡人和我们的社会权益为代价,利用虚假消息来换取金钱利益。” 根据POFMA,任何在六个月内刊登至少三则不同假消息,并接到当局更正指示等要求的网站,必须刊登声明说明自己被列为假信息源。陈智祥也不得以经营NTS来获利。 文告指出,陈智祥和他经营的页面迄今均未依循POFMA的要求,进行任何更正或刊登假信息源声明。

  • 原本不信沟通师! 鼠宝抖出「被骚扰的秘密」她一秒谢罪

    ▲二郎抖出被饲主舔背、闻蛋蛋的秘密。工业锈带变成了生活秀带(人民眼·城市有机更新)(图/粉丝专页薛南提供,请勿随意翻拍,以免侵权)

合作专栏

评测

  • 上海成人吸烟率实现“六连降” 专家共识:电子烟有害

    中新网上海5月29日电 (记者 陈静)记者29日获悉工业锈带变成了生活秀带(人民眼·城市有机更新),2019年,上海公共场所控烟状况进一步改善;申城成人吸烟率连续6年稳步下降;但二手烟暴露率有所反弹。上海控烟监管执法部门对两千多家企业及个人处以罚款总计逾268万元人民币(下同)。92.4%的民众对“抽游烟”表示反感。上海市健促办供图第33个“世界无烟日”将至。上海29日发布2019年上海公共场所控烟状况与成人烟草流行调查核心数据等信息。上海市医学会呼吸病学分会烟草病学组同日发布“电子烟专家共识”,明确指出,电子烟烟油加热后产生的烟雾可损伤全身各脏器,甚至致癌。当日,上海市卫生健康委副主任张浩介绍,上海创新控烟监管模式,多部门联合监管,强化控烟综合治理。上海公共场所“无烟具”“无烟蒂”和“室内无吸烟室”场所分别为94.6%、89.6%和98.9%,场所内吸烟发生率进一步降低。上海场所内吸烟发生率进一步降低。上海市健促办供图但休闲娱乐场所、餐饮场所等“重点区域”违规吸烟发生率仍然较高。部分场所,如商业营业场所、学校食堂和生产型企业办公室场所的违规吸烟发生率上升;有近两成中小学校和幼儿园所在地100米范围内有烟草零售店。统计数据表明,2019年,上海有关控烟监管执法部门共检查单位逾30万家,处罚单位1170家,较去年同期增加14.3%;处罚个人1158人,较去年同期增加30.7%;罚款总金额较去年同期增加13.5%。上海市卫生健康委员会健康促进处处长王彤披露了2019年上海市成人烟草流行调查核心数据。据悉,上海15岁及以上成人吸烟率连续6年稳步下降,但二手烟暴露率有所反弹,民众对二手烟危害认知不足亟待关注。调查结果显示,非吸烟者暴露于二手烟的比例,由2018年的46.7%升至54.6%。上海关于“游烟”的调查显示,经常会遇到“抽游烟”现象者比例达74.5%,马路人行道、交通枢纽等是重灾区。绝大多数民众表示反感。王彤表示,民众对二手烟危害的正确认知需进一步提升。调查中,民众同时知晓二手烟可导致成人心脏疾病、肺癌、儿童肺部疾病者比例不足半数,较2018年降低9.6个百分点。核心数据显示,电子烟现在使用率仍为1.3%。对于电子烟,上海市医学会呼吸病学分会烟草病学组发布的“电子烟专家共识”明确指出,电子烟烟油含尼古丁、有机溶剂等,经加热后形成的烟雾含有多种有害物质,可损伤全身各脏器,甚至致癌。电子烟作为戒烟工具尚缺乏循证医学证据,同时也缺乏生产标准和行业监管。“共识”称,应明确电子烟属性和定位,制定电子烟行业标准,对电子烟制造销售全程监管,杜绝向未成年人兜售电子烟;鼓励开展电子烟相关动物和人群研究,进一步明确电子烟的安全性和对戒烟的有效性。发布会上,上海市健康促进中心主任吴立明介绍,烟草依赖是一种慢性成瘾性疾病,戒烟需要借助专业的指导和帮助。吴立明表示,上海正积极推进戒烟服务网络建设,通过完善戒烟服务资源,建立一体化戒烟服务网络平台,提供便捷、科学、有效的综合戒烟服务,满足不同戒烟人群的需求。目前,上海共有36家通过规范化建设的戒烟门诊,可为烟民制定个性化的戒烟方案。未来,戒烟服务资源将通过信息化技术互联互通,真正实现“互联网+戒烟”和大数据精准戒烟服务。(完)

  • 通奸是否除罪今揭晓!法律源自《大清律例》 违者最轻80大板...今最重囚1年

    ▲我国现行的通奸罪其实沿袭自清朝的《大清律例》。工业锈带变成了生活秀带(人民眼·城市有机更新)(示意图/pixabay)

  • 向推特“开战” 特朗普签行政令推社交媒体监管新规

    中新社华盛顿5月29日电 (记者 陈孟统)美国总统特朗普28日在白宫签署行政令,工业锈带变成了生活秀带(人民眼·城市有机更新)要求监管机构制定新规,规定从事审查或任何政治行为的社交媒体公司不再享有内容免责待遇。中新社记者 陈孟统 摄">资料图:美国总统特朗普。中新社记者 陈孟统 摄“在美国,一小部分社交媒体垄断公司控制着很大一部分公共和私人通讯。”特朗普在签署该行政令时说,“他们拥有不受约束的权力,来审查、限制、编辑、隐藏和改变个人与广大公众之间任何形式的交流。”特朗普26日发布的两则关于邮寄选票会造成大选舞弊的贴文,被推特标注“事实待核查”。随后,他指责推特“对保守派存在偏见”,并抨击其“扼杀言论自由”。特朗普28日说,事实核查是推特的“编辑决定”,相当于政治行为,这种行为应该让社交媒体公司为其平台上发布的内容承担责任。“我们不能允许那样的事情发生。”他说,“这是非常非常不公平的。”根据这项行政令,美国政府监管机构将有权对推特、脸书等社交媒体平台“打压言论自由的行为”予以追责和处罚。美国商务部将指导联邦通讯委员会制定新规,确定社交媒体对内容的处理行为是否得当。根据美国1996年通过的《通信规范法》相关条款,社交媒体公司被视为商业机构而非出版商,不会因为用户发布的内容被起诉。美国法律界普遍认为,特朗普的这项行政令并不具法律效力。脸书的一位发言人表示,让社交媒体为全世界数十亿人所说的每件事承担潜在责任,这意味着鼓励这些平台审查任何可能冒犯他人的内容。“具有讽刺意味的是,特朗普正是社交平台内容免责条款的最大受益者。”美国公民自由联盟法律顾问鲁安表示,如果没有这项法律保护,社交媒体平台就不会承担特朗普所发争议言论可能带来的法律责任。在被问及为何不关闭自己的推特账号时,特朗普说,“如果这个国家有一个公正的媒体,我会毫不犹豫地这么做。”但他表示,自己在不同社交媒体平台上的关注者有1.86亿人,如果被错误报道,就可以用它们来反驳“假新闻”,“这非常重要”。美国消费者技术协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加里·夏皮罗称,特朗普此举是“违宪”和“欠考虑的”。该协会成员包括脸书和谷歌在内的2000多家科技公司。美国商会也发布声明对该政令提出批评。声明说,言论自由和从事商业活动的权利是美国商业制度的基础。“这不是美国制定公共政策的方式。通过行政命令修改联邦法律,是不恰当的。”《纽约时报》分析称,这项政令的效果其实会“适得其反”,因为这将迫使社交媒体平台为规避法律风险,对包括总统在内的用户采取更加积极的监管行为。其实,美国国会也曾对社交媒体的内容免责条款提出过挑战。今年3月,11名参议员提出法案欲修改该条款,理由是这些公司未能采取最佳方式处理其平台上的儿童性剥削内容。(完)

回到顶部
安禄山与杨贵妃|灭绝动物|曹魏皇帝|世界上最贵的车多少钱|孟姜女哭长城的故事|阴阳眼|第三次世界大战预言|外星人尸体|泰国巫术|一分彩-复制打开0748.cc|北京pk10-复制打开0748.cc|大发pk10-复制打开0748.cc|幸运快三-永久网址0748.cc|重庆快三-复制打开0748.cc|极速快三-永久网址0748.cc|快三彩票-复制打开0748.cc|分分快三-永久网址0748.cc|一分快三-复制打开0748.cc|彩神8-复制打开0748.cc